08·中秋

之前的之前
周二接到老娘短信:中秋你坐车还是我坐车?那当然只有我坐,她晕车晕得厉害,虽然也有不晕的时候。

【一】坎坷回家路
周五下午五点四十,赶紧关机打卡下楼,还好几乎下楼就遇到空出租。上车还没有三十秒,雨点就开始望下掉。一分钟之内,雨点就慢慢变成了雨。大雨。开车师傅问可不可以搭客,我说行。心想反正不影响我,而且这么大的雨让别人进来避避也好。还真遇着顺路的,我到三场,他们到头桥。

眼瞅就要到三场,车却突然转上了高架。心里一惊,难道我tmd上了黑车?!故作镇定的问:“我是到汽车三场啊?”司机突然一个急刹道:“呀,你咋不早提醒我?我昏了,他们一说头桥就把你忘咯。要不你下车走两步?”走两步?本山大叔惚悠人才tm让人走两步呢!“呃,师傅,没雨走两步倒无所谓,这么大的雨不可能嘛!”他头撞方向盘说:“你明明看到就早的提醒我嘛,我昏你也昏啊!”我一脸更昏的回道:“只许你昏不许我昏哦!”
[separator]
后面两人大概嫌耽搁他们时间,终于也帮我说了几句。司机只好先送他们去,再送我回三场。在回的路上,我又让他搭了两拨客。到三场门口,我一路猛冲,但是当我到有雨棚那里时,终究还是湿透了。于是我做好了在车上窝两个小时的心理准备。可是事情总是会比预计的更糟。

首先是上次我回来时就在修的路,几个月后还在修,因此得从白云区绕道。更麻烦的是司机接到前面车辆的电话,前面已经堵了一个多小时的车。于是司机只好再绕一条他自己也不熟悉的路。等到家时我已经差不多在车上呆了三个小时,身上几乎全干。心想这次是逃不脱感冒的魔爪了。然而再次事与愿违,今早起来竟屁事没有,大概是昨晚的烫水澡起作用了吧。

【二】韦寨游
周六九点,老娘就把我从温柔乡的梦里揪了出来,说是猫姐(俺空间有三只猫,哈哈)回来,一起去wei寨玩。在车上一直睡眼朦胧,直到看到”韦寨”两个字,才有点清醒,让我不由有了一份期待,会不会也有无人的野渡和自横的舟?

下车一看,所谓的农家乐,无非就是换个有乡土气息的地方打麻将而已,我兴趣是不大的,正好到处转转找野渡。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没有老牛是我同伴。这乡间小路虽然窄,但也够两车并行,而且还是柏油的。据说涛哥前段时间才来视察过,涛哥说,这里应该有路,于是这里就有了路。但似乎为了突出乡间二字,这路一直是S形前进的。若是从空中俯视的话,这些线条或许会描出无数美少女的躯体。路两旁是稻田,没有树,因此阳光可以不受阻拦地洒在我身上,然而没有丝毫灼热感。叹金乌老矣,不复夏日之勇。

柏油路的尽头是一座桥,桥的那头是水泥路。我没有过桥。桥下是一条水渠,水渠两岸是葡萄架,上面已是枯藤老叶,是以我在远处并没有看出来。这种水渠两岸是葡萄架的样式,让我没理由的感到一种西域风情。

转身又游走在S形的柏油路上,起了微风,稻田里微微有了浪的感觉,而那些嗦嗦的声音渐渐将蟋蟀压了下去,时而又能听见蟋蟀的反抗。已数不清是几重奏。

【三】奶奶
周日终于睡到十点才起。洗个头吃碗粉,提上点东西就去奶奶家。敲了几下门大喊了声,就听见奶奶高兴的应了声”来了”,然后就是咄咄咄咄的小跑声。

坐了一会,聊了几句,我更多的是回答。谁让我不能言善辩无巧舌如簧,逗人开心更不是我的强项。

临走时握着那双几乎只是皮包骨头的手,有些难过,毕竟已是九十二高龄的老人。快出大门时,回头看了一眼,我想我不会忘记那个场面。奶奶右手扶着门框,左手配合着那些叮嘱的话语在空中挥动。一切都变得模糊,我赶紧关上了大门。

【四】老屋
从奶奶家出来,朝着记忆中儿时的老屋急行,因为昨天听说那里要拆来建商品房。这种感觉像是赶去见一位病危的至亲,只怕晚去一秒就错过了最后一面。

从江西弯往西门走去,一路破败。路两旁的树已被屠戮一光,失去了大树的遮羞,那些破破烂烂的楼房一览无遗。烟草公司旁边那栋楼,明明很老了,却黄得很妖艳,似是回光返照。而昔日作为城镇中心的大府坝,已成了彻头彻尾的赶集之地。总之放眼望去,很破败,很荒凉,尽管身旁全是人。我不能因这些人而放慢前进的脚步,凭借着从小练就的走路本领,左突右晃见缝插针总算是很快挤出了那压抑的人群,沿着商业街走了下去。

离老屋越近,想起的往事越多。那棵每年都会接很多无花果的果树,继果树被砍之后出现的每个夏天都吃不完的葡萄,葡萄架下的小鱼池及里面的假山……不知鱼池旁的桂花和那至今也不知学名只知其酷似风车的“风车花”是否正自芬芳?

老屋差不多是在一个斜坡顶上,而且还得往里走5米。斜坡两旁是那些似乎很久没人住的楼房。很快站在了那5米之外,但我却没有再前进一步。一栋新的商用房已经建成,外部瓷砖也都贴好了,想必很快就会有人搬进去住了吧,不知道会否有人半夜起来替我听蟋蟀声看星星。。。

令人欣慰的是那扇木门还在,只用一个小挂锁锁着,我最后还是压制住了一脚踢开进去故地重游的冲动。因为在5米外,我分明看到了那些差不多是16年前我用刀在上面刻的印记,我竟然在5米外就看见了!我没有去踢,保留了或许是老屋的最后一道风景。况且我还期待着梦里在门后出现的会是葡萄假山,水池芬芳。

终究只能转身,转身,再转身。很难得的慢慢游回家。

之前的之后
每次回家,最欣慰的大概就是看到那对曾经是大吵三六九,小吵天天有的老夫老妻。每次回家,仍旧会打开老迈的爱机,调戏一番。每次回家,总会在书架上抱一本书下来,然后看到自然睡去,而后半夜醒来,把书放回书架,又睡。

本文固定链接: http://offmask.com/2008/08midautum.html | 向死而生

该日志由 Matt Sun 于2008年10月01日发表在 天马行空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08·中秋 | 向死而生
关键字: 中秋, 回家, 回忆, 游记
【上一篇】
【下一篇】

08·中秋: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