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去的我们

  又有朋友要结婚,所以又请假回家。
  
下班直接打车到客车站,结果刚刚错过一班车,只好等新的这班坐满。上了高速没走几步,就遇着在修路,又狠狠绕了一圈。于是到家都已八点半了。
  
回到家,看到稍有变动的家具位置和不少眼生的小摆设,产生了一种陌生的感觉。直到走进卧室,看到桌上一如七年半前那样迷人的爱机,墙上风采依旧的欧文贝克汉姆和曾经的英格兰国家队,才找回了些熟悉感。尤其是床,尚未接近,我便感受到了它的柔软,甚至听到了一翻身就会响个不停的弹簧。莫名感动–或许更多是感叹–起来。
  
吃完饭,又回到卧室,忍不住到处翻翻。写字台抽屉里的那一大堆各个牌子的烟盒,还有以前最爱的那些小玩意,已记不清多久没去碰过了。
  
写字台下面放的是每次开学或放假都会被我塞得满满的大拖箱。一抬之下竟然没打开,原来忘了将密码拨到正确位置。还好密码没忘。
  
箱子打开了。一同被开启的,是穿越时空的隧道。  
那本同学录,是初中毕业时弄的。随便翻了翻,童真之气逼人。其中还有张对折起来的纸条,霎时心跳加速,还以为是什么浪漫的证据。打看一看,真是到目前为止写过的唯一一份–检讨!略读,了解到是高一时踩草坪被校长逮住了。隐约觉得那应该是”共同犯罪”的案件,但却实在想不起谁是共犯。
像片袋里,有初一的体操比赛,有高三毕业照,有大一的青岩棉花糖和班级活动,有大二的军训和雪景,还有大四在六号狗窝那的中秋–这可能是我们寝室为数不多的合影吧。
  
连带着那封封信件张张卡片,差点没有模糊了视线。
  
那些曾是如此眼熟的笑脸,如今,已遥不可见。
  
那些曾是如此耳熟的绰号,如今,已难以再现。
  
那些曾是如此清晰的我们,如今,也正渐行渐远。

本文固定链接: http://offmask.com/2008/being-far.html | 向死而生

该日志由 Matt Sun 于2008年06月21日发表在 心情随笔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远去的我们 | 向死而生
关键字: 回家, 渐行渐远, 生活

远去的我们: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