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之死——我们的诞辰与忌日 v0.3

[wmp=300,60 autostart=true]http://www.offmask.com/music/of_strength_and_sorrow.mp3[/wmp]

人之生,气之聚也;聚则为生,散则为死。
——庄子
=======More than 十万八千里=======
032之生,人之聚也;聚则为生,散则为死。
——虫子

注:虫子与庄子,相去不下十万八千里也。我深知,把庄子和虫子并排着放,极度不当。但为了让诸位免受狂滚鼠标十万八千里才能看见下面东西之苦,我还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地把他们放在了一起。只是在二者之间加上一条有穿越功能的分割线。虽然我知道,庄子们是不会介意的,介意的是数量巨大的伪庄子们。

诞生
人,先受孕,十月后而生。而032,没人说得清楚它受精于何时,也不知它被孕育了多久。或许是在服从调剂时,或许是在填志愿时,或许是在高考时,更或许,在混沌初分清气上升为天浊气下沉为地时,便注定了会有这么一个032。别不信!你我背后都有支大手……
[separator]
对于诞辰的界定,同样很难。只好以通用的9月1日为准了。

初识
印象中,去茶店报名那天是飘着雨的,但我不敢确定,不知是实情,还是潜意识里对雨得偏爱。

大门进去没几步,右边小道边上就站着个举“外语系”牌子的师姐。我还正高兴一来就遇着个漂亮的师姐带路,结果杀过来个中年妇女,不由分说地剥夺了师姐给我带路的权利,于是大学的第一次YY以噩梦告终。

但我也还是屁颠屁颠的跟着那位大妈走了。到了篮球场,各学院都旗帜飘扬,各自的桌前也都排着不短的队。可是我还是觉得越看越冷清,越看越心寒。

不知道我看见的第一个032er是谁,但第一个有印象的是LZ MM,她排我后面。排队时并没注意,一直往前看,希望能早点轮到自己。然而师兄师姐的效率让我心生不忍,只好将目光游离在这新鲜的校园以打发时光。在转身时一不小心看到了在我后面的LZ,“蘑菇头”,我想。禁不住好奇,又回头去看了一次,“嗯,果然是蘑菇头。”好在已经排到了我,否则我很难保证会不会再回头确认一下是不是蘑菇头。

领到钥匙,跟着人流慢慢找到寝室。进去一看,没人还。浅色地板砖+褐色墙裙,进门右手边是供洗漱的地方,墙上是块大镜子。左边有扇门,不用说,是卫生间。往里走,左右分别有一个立式衣橱,各三层。衣橱过去,左右分别是两张头尾相连的上下铺,只不过里面的两个下铺不是床,而是各有三个写字台。再往里,一扇有大块玻璃的木门,门的两边分别有一扇大窗子。窗外还算空旷。放下东西,随便扫了一下各自床上贴的名字,算是对以后将要住在一起的几个同学有了最基本的了解。有个家伙的名字有点绕口,这直接导致后来我以床号称他。而我上铺的名字又让我YY了一下,莫非咱寝室还男女混双?(团长饶命Orz)

再回到寝室,基本都在了。一个黑啦吧唧的瘦高个,比我还腼腆的坐在右边的二号床——我对面,除我一号外的另一个下铺;一个也戴眼镜,运动型的毛茸茸的家伙坐在三号书桌前的木凳上(后来才知,这就是我误以为混双那哥们,第二次YY再次以噩梦告终);一个和我等高等瘦等小眼睛,还穿着衬衫和西裤的,站在阳台;同在阳台的还有一个不算高,但是看起来很壮实的家伙,一看就知道是北方体型,而且从他那不经意流露出的气势,可猜想当地民风之凶悍。最后一个是在临睡前才出现的,似乎痘痘不少。从他冲进来我就在想他那绕口的名字,但是直到他奔向了空着的那张床,我才总算想出来,六号!我记得的竟然只是床号。

除了我们寝室,班上还有三个男生,一个胖墩,一个一脸痞子相,一个不知道怎么描述(后来才知道其英雄事迹)。至于班上的女生,则是在一次又一次的self introduction中将她们的脸和名字大致映射起来。在其中,印象最深的是HXL MM。从她的叙述中得知,也是高分进的这破学校,顿感相惜(或许不能用相字)。当然,我坦白,乱射的时候也不是没有。

大概在第二个晚上,有一小女孩带着几个师兄来查寝。壮实的那哥们一脸挑逗的说:“你是我们师姐吧?”(后被证实,这哥们有师姐情结。。。详情请参考现在还没有,但我发誓一定会有的另一篇)

那小女孩也一脸春风的笑道:“我是你们辅导员。”

我不知道那是怎样的一个魔咒,然而从那时起,画面定格。直到几秒后,正处于半坐半站之间的黑子抱怨说:“能不能换个姿势啊,好累。”大家又才恢复正常。

班委
有一群人不得不说,他们对032的成长有莫大的影响,032班委。

大概是某个早晨或下午,032的班委在茶店一教的某间阶梯教室产生了。有班长、团支书、学习委员、生活委员、体育委员、文艺委员,还有个其他什么名头的,忘了。总之,在一个只有33人的集体里,竟有7个干部。而且到大三还是大四,好像为了应付评估,各班又多了个心理委员。由此及彼,由小见大,ZF人员的冗余不必多说。

班委中有一个不得不说的是全心全意为我们服务的小班。一个一会云南一会湖南一会贵州,脾气火暴的急性子女孩。就我能记得的,为了班上的事至少哭了三次(应该不止),两次是开班会时(有一次我还录音了),而另一次是去烧烤的那天活活被号称副班长的六号逼哭了。。。从多种信息渠道看,是一个“我爱你与你无关”型的执着女子。而且似乎现在好上了牵红线这一口orz。

当然,小班最令人叹服的不是这些,而是她减肥幅度之大,效率之高,堪称一绝,曾让我们寝室惊叹不已。正为此烦恼的同学们不妨向她咨询一下。

成长
没课的时候总是快乐的,当然有课的时候也不觉太闷(限大一)。大家相互试探着,熟悉着。就这样,随着时间的流逝,在一个个善意玩笑一次次班级活动的催化下,032茁壮成长。

四年中,032的活动相比其他班来说,应该还是算多得吧。

大一调查报告
我实在记不起调查的主题是什

本文固定链接: http://offmask.com/2008/deathof032.html | 向死而生

该日志由 Matt Sun 于2008年07月05日发表在 天马行空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032之死——我们的诞辰与忌日 v0.3 | 向死而生
关键字: 032, 回忆, 大学, 毕业
【上一篇】
【下一篇】

032之死——我们的诞辰与忌日 v0.3: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