洒脱

 

上午回来的车上很是无聊。想睡睡不着,想短信又不知道给谁或是扯点什么,想拿本本出来玩基本没怎么玩过的《尘埃》又嫌麻烦。想来想去,最终打开手机上的MicroReader,调出《李煜词全集》看起来。

 

南唐后主的词或许没有大悲,但却愁得很稠。若人能死很多次,那他的词真可以是九断愁肠。读完“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一句,就没有再往下翻。一来需要消化一下,二来想到了同为后主的刘禅。两人同为亡国之君,一个是感叹“天上人间”,一个是笑答“乐不思蜀”。然而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找到了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在想的问题的答案。

 

不知道洒脱是不是糊涂的必然表现,至少也应该是伴随产物吧,于是我想我这么糊涂,洒脱是应该的。可是何为洒脱呢?不论字形还是字义,洒脱二字皆有将某物除去、剥离的意味。再加上长期受“拿得起放得下”一语的教唆,更是认为只有“放下”才能被称为洒脱。但众所周知,若是说放下便能放下,那便成佛——至少是离成佛不远了。我觉悟太低,注定成不了佛,连靠近的可能都没有,因此便掉入了不断尝试放下的陷阱中。在回家静心反思的这两天中,我发现离预期的洒脱越来越远,反倒是越来越执着,跟庙里执着的和尚们越来越近。为了放下而放下,为了洒脱而执着?我觉得离答案很近,却就差那么一点。若洒脱不是放下,那又应该是什么?

 

在车上对两个后主的比较中,我想我终于是找到了。洒脱不是要做到什么,不论放下或是其它,而是率性而为之,是什么样就什么样,不用刻意去改变自己。像不需要金钱一样去工作,因为只是想享受工作的过程;像不会受伤一样去爱,因为我爱你与你无关;像脚上没有脚镣一样去跳舞,因为脚镣锁不住想跳舞的心。

 

戴着脚镣翩翩起舞,戴着脚镣向死而生。

本文固定链接: http://offmask.com/2009/%e6%b4%92%e8%84%b1.html | 向死而生

该日志由 Matt Sun 于2009年04月06日发表在 心情随笔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洒脱 | 向死而生
关键字: 后主, 放下, 李煜, 洒脱, 率性而为
【上一篇】
【下一篇】

洒脱: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