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早末日

“12点45。”

我再次掏出手机确认了时间是中午而不是近黄昏,可天色却有黄昏那种风范——泛黄,暗。今天气温骤降,中午时还刮起风飘起雨,路上行人都神色匆匆,且微低着头。有伞的撑起了伞,没伞的带帽子,连帽子都没有的只有努力将脸埋进衣领里。不仅行人走得快,车也比平时野蛮,亮起了雾灯,有的甚至是警示灯。天上是黑云,地上是混乱的迹象,置身其间,我突然闻到一股末日的味道。

那种感觉让我不得不联想到年末的断网风波,一场以扫黄为幌子,妄图阻碍网络发展的风波(去年封锁县长时用的也是这理由,他们就找不到更好的了?)。

网络即时性和草根性的特征,让公民在这个媒体上享受到了现实中享受不得的正当权利。第一是知情权,由于网络的自由以及难以管制,很多之前不该被P民知道的事不断的浮出水面,最近的大概是番禹垃圾焚烧厂事件;第二是监督权,比如以周久耕为首(虽然他并不是第一个)的一系列官员落马的开始,都是在网上被曝光。还有在一些案件的审理宣判中,网民的意见左右,甚至改变了最终的结果(虽然这不符合法治的理念,但是在这个司法系统并不独立的国度,这至少为他们的人治增加了难度)。

之前还假惺惺搞什么各地政府网络应急能力评比,可当经过短期尝试,ZF意识到网络大大超出他们的控制,而又无法招安,且涉及的面越来越广也越来越深,不利于它们统治时,终于扒下了身上的人皮。降服不了你,我就毁了你。这大概是这类土匪流氓的一种思维模式。或许以前认为只要用GFW封住了外部的“不良”信息,让你们这些P民在内网闹闹也没啥大不了,现在突然发现,这是赤果果的“姑息养奸”。于是大屠杀式的清洗开始了。

20年前不吝真枪实弹装甲坦克,20年后怎么又会在乎你们那堆不值钱的服务器?不光机房收服务器,连域名都控制。担心搞黑名单会有漏网之鱼,于是白名单就粉墨上场了。真是宁可错杀三千,绝不放过一个,请问若这都不叫网络法西斯,那该如何称呼?

他们害怕信息的流通,让愚民变得困难;他们害怕公民的参与,不利于一言堂式的管理;他们害怕网民的监督,担心明天被曝光的就是自己;他们不爽假话老是被网民拆穿,偏偏自己又编不出无缝的谎言;他们怕……他们怕的太多了。

为什么要这么心虚,为什么要视平等法治民主自由为洪水猛兽?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习惯了鱼肉公民,习惯了骑在人民头上,怕被摔下来。就连一个小片警都伸着手都要礼,否则找借口拖着不给开户籍证明。由此可知,权在他们眼里并不是责任,而是利益。于是也就不难理解,在位时想尽一切办法,用尽一切手段牟利。至于后续发展,那是该下任头痛的事情了,哪管卸职后洪水滔天!

高锟作为光纤之父,获得了09年诺贝尔奖。而大陆有些人恐怕恨不得把两条海底光缆全剪断。反人类奖,不给他们还能给谁?对了,领奖时请把邻居金胖子捎上。

末日迟早要来的,不是他们的末日,就是P民的末日。借twitter上的一句tweet(忘了是哪位同学的)结束今天的牢骚:

通往朝鲜的路,是每一个沉默的人铺就的。

本文固定链接: http://offmask.com/2009/end-sooner-or-later.html | 向死而生

该日志由 Matt Sun 于2009年12月23日发表在 天马行空, 时政社会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迟早末日 | 向死而生
关键字: cn域名, gfw, 反人类, 国际域名, 末日, 海底光缆, 网络封锁, 网络法西斯, 网络自由, 网络言论, 翻墙

迟早末日:目前有13 条留言

  1. 5楼
    dankee817:

    “通往朝鲜的路,是每一个沉默的人铺就的。”这句推很震撼。
    不会乐观,也不用太悲观。几十年前有红卫兵,有坦克,现在当然不会这么明目张胆。他们很阴险,却不傻,也会知道剪断光缆会带来什么,德先生可以不要,经济利益还是要贪恋的。所以一切都要找借口,偷偷摸摸的做,要欺民更要瞒海外,但是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事?每倒行逆施一步,便是给自己墓穴多挖一掊土。类似“美丽岛”的事也不是不可能发生,等待他们彻底撕下面具的那一天

    2009-12-23 14:27 [回复]
    • 记得是你老兄说的准备技术移民吧,嘿嘿,游也要游过去。

      2009-12-23 22:16 [回复]
  2. 4楼
    dankee817:

    对了,要是被GFWed
    请继续更新,现在谁不会翻墙是他自己的损失
    我还想继续看呢

    2009-12-23 14:31 [回复]
    • 空间是在国外,不过域名是在西部数据注册的,一直想转出去又懒。。。刚刚看到新闻说西数也准备自查一遍,心里哇凉哇凉的。。。

      2009-12-23 22:18 [回复]
  3. 地板
    lurenjia:

    哦对咯
    13台根服务器,10台在美国,1台在欧洲,剩下的在日本

    我们米有的

    2009-12-23 21:01 [回复]
    • 你好纯 你是街头诗人。。。

      不好意思,想到哈狗帮歌词那里去鸟。。。全国至少30家IDC的机房封停,你却在这说“13台服务器”,“我们米有的”。

      2009-12-23 22:21 [回复]
      • dankee817:

        他说的是域名解析服务器吧,这样就说得通了
        internet这么大,当然服务器也有很多种
        域名服务器也有很多层,根一层的我们确实没有,但是大部分的解析都不会到根,一般都是发往下面的几层服务器或者缓存服务器。
        也就是这样,ISP才能劫持DNS,能建个域名白名单,都向根服务器发解析请求的话,那天朝还封个屁啊

        扯远了,反正你理解的服务器和他说的不是一个东西

        2009-12-23 23:25 [回复]
        • =.=# 没想到扯到DNS根服务器去了,DNS根服务器在哪都没关系。

          1. 如果在国内有,TG还没有强大以及无耻到动根服务器的地步。
          2. 即使满足上面假设,也不等于就能用。在网络节点设置规则,所有指向根服务器53端口的请求全部drop掉。况且,
          3. 都向根服务器请求的话,就不劳烦ISP设置规则,或者搞DNS spoofing/DNS Cache Poisoning了,服务器直接响应不过来。

          如果开始落实白名单,第一是在各ISP DNS做手脚;第二是设置规则,所有非发往指定DNS的解析请求都drop掉,让Open DNS和Google Public DNS这类的成为传说。

          2009-12-24 14:35 [回复]
          • dankee817:

            汗。。。班门弄斧了
            但我实在想不出全球只有13台的服务器是什么
            实际情况下,基本很少有要根DNS解析的请求吧?
            要是有只允许发往指定DNS的解析请求,那些DNS又张白名单,那可怎么办?就用IP吧,抛弃域名了

            2009-12-24 16:14 [回复]
            • 一起一起,我也是玩斧头的,呵呵。。。

              她说的应该就是root server,你不说我还没想到,太跳跃了。

              对咱翻墙一族来说,和平时没区别,爬爬墙就好,视爬墙方式,有些可能需要使用远程解析吧。

              2009-12-25 00:23 [回复]
  4. 板凳
    lurenjia:

    你可以去google

    你的确是没懂我说的意思

    换句话说 如果有一天你要发射导弹

    某一边把服务器全部关掉

    我们这边是控制不了的发射的路线的

    我们这边米有的 说的是没有自己的服务器

    anyway 习惯了

    既然已经是路人甲了

    你又何必保留只要来至某个channel的信号,一律先对立的习惯呢

    不过路人甲而已

    2009-12-24 23:23 [回复]
    • 我还是没懂,你强调没有DNS root server是想说什么?

      更重要的是,某些穿墙方式是不需要域名的,不会受白名单影响,而穿墙过后可以用远程解析的方式,域名解析请求是在墙外完成,墙内的机子不直接发送域名解析请求。

      2009-12-25 00:34 [回复]
  5. 沙发
    lurenjia:

    行为背后总有一个动机不是么

    技术上的瓶颈客观上决定了他们对外的恐慌

    心理上决定对内的恐慌

    不过心理上的恐慌也是自我行为结果造就的

    另外,对内部也更加恐慌,恐慌自我分子中的“叛逆”群体

    并非所有内部成员团结一致 有那么一撮群体良知尚在

    默默的努力着,只是结果的呈现从一层一层尸骨堆砌中爬出来的

    最新zhengce就是行为背后动机的风向标,恐慌什么一目了然

    不过话说回来,肉眼看到的总归无法一样

    2009-12-26 13:02 [回复]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