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蝶–曾经安静的男人

周日晚上又是两部电影。第一部是去年就纳入计划的 《He Was a Quiet Man》(曾经安静的男人),第二部是刚刚看过的《He Was a Quiet Man》。

看第一部之前没有再看介绍或是影评,只记得主人公好像心理有问题的精神病患者。直到最后才发现,原来那一个多小时完全是主人公短时间的幻想,我一直在跟着一个妄想症患者一起高兴一起愤怒。在好好地精神病了一次之后,决定从一个正常人(或许也不是太正常,who knows)的角度再看一次。因此,虽然是紧接着播放的同一部电影,但对我来说是不折不扣的两部。

 

梦蝶
随着死亡判断标准由呼吸消失,心脏停止到脑死亡的转变,大脑的地位愈发突出。受习惯影响,我们将感性的想法归于心,或者甚至是所有抽象的意识都归于心理,而大脑只是一个具体的器官,虽然我们都知道那些想法实际上也是大脑产生的。这是一个神奇的器官,除去那种西式的呆板的仅限于一堆数字的认识,不知道人类对其的了解有没有达到百分之十。

早上经常会发生这种事,醒来看时间,勉强还能再睡十分钟,于是翻身又睡去,而此时却是最容易做梦的。等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后,突然想起还要上班,心想估计要迟到了。再一看时间,实际才过了几分钟。正是世间方一日,脑中已千年。当然反过来的时候也不是没有,明明觉得很短的一个梦,醒来一看却已迟到。所以在梦中,人对时间的感知变得不靠谱,而在有心理问题或是精神疾病的人身上,这点被无限的放大了。因此整部片子的大部分都是主人公麦当孬(字幕组这个名字译得太有才了)在死前的幻想,或者说一个白日梦。是梦总有醒的时候,于是麦当孬在梦醒不分,种种愤怒压抑一起袭来时,用子弹结束了自己的这个噩梦。
不知周之梦为蝴蝶欤?蝴蝶之梦为周欤?

 

《楚门的世界》
影片中出现了三处可以被认为是在向《楚门的世界》致敬的地方:
1. 当众多记者围着麦当孬的房子时,金鱼说了句:welcome to our world
2. 飞机轮子掉下来砸死12人
3. 为女主角手术取子弹时,护士问主刀医生:什么时候去斐济
任何一点都不足以支撑这个猜测,但这③点在一起应该足以打倒一切反驳了吧。

片中的象征
金鱼,出于自己与自己对话的需要,麦当孬将另一个我移到了金鱼身上。

蜂鸟,直到片尾女主角变成蜂鸟,才发现麦当孬家里的蜂鸟代表的是心中美好的东西,遗憾的是那只蜂鸟似乎被限死在一个非常狭小的空间。也正是麦当孬心中的美好意象被缩小、压抑的写实。

舞女人偶,能light up the room的女主角每次经过办公室跟麦当孬说话时,大概都是用这个人偶在调侃他,甚至可能是只有在用人偶调侃他时才与他说话,于是人偶也就成了麦当孬心中女主角的化身。而人偶被摔坏也是促使他终于采取行动的原因之一。

火柴上的画,貌似是一个天使(?)飞向太阳,一方面可看作艺术,而另一方面也反应了麦当孬对美好的向往,只是这种向往被缩小得要用放大镜才能看见,相应的是自卑的放大。

呃,应该还有好些。。。

 

轮椅
A woman disabled physically enables a man to rise psychologically. 这是看到麦当孬骑在草坪机上的幻想是想到的,没细研究对不对。。。

 

意念
如上面说的,麦当孬的幻想可以看为一个白日梦,而梦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是会被意念影响的,会朝我们预期的方向进行下去。如果,如果说麦当孬让这个梦一直美好下去,即使被弄醒了也大不了是镜花水月欢喜一场空,不至于自杀,或者没准还会因为在YY中得到极大的满足,病能有所好转。可是在他被缩小了的美好,被放大了的自卑,还有一些强烈的心理暗示的影响下,他最终还是走到了不得不用子弹来终结这不知是梦是醒状态的地步。

 

飞机轮子
飞机轮子事件,除了上面说的是向《楚门的世界》致敬之外,也是剧情需要。因为飞机轮子落下吸引了那些记者,于是麦当孬的生活才能从记者的包围中走出来。金鱼说了句we are not in the fifteen minutes,大致是这样。

 

片头独白
片头独白也是一大亮点,无聊背背玩,哈哈。。。
It was easier in the past. A man know what it was to be a man. You stood up for things that were wrong. You had the right to do so. You were expected to do so. The way you lived,the training you put yourself throgh prepared you for the inevitable confrontations ones that could end in dismemberment or even death. Then sth. happened. We passed laws of decency. Lawers become our shepherds. And what was once a fairly easy thing to understand become muddled in the bureaucracy of what we call being civilized. A man could no longer stand up to the wrongs that were around him. He had to go through courts and lawyers.And trude through miles of red tape. Women demanded equality,and she got it,not by getting everything the man had,but by the man being castrated in the form of order. I don not care what you say. That is not progress. It is not evolution. It is disease,and it needs someone that understands what is at stake,someone who can stand up like a real man. And take action against injustice and unfairness in this world.

呃。。。暂时想到这些,赶紧睡觉先。。。

本文固定链接: http://offmask.com/2009/he-was-a-quiet-man.html | 向死而生

该日志由 Matt Sun 于2009年02月24日发表在 天马行空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梦蝶–曾经安静的男人 | 向死而生
关键字: 剧情, 影评, 心理, 曾经安静的男人, , 梦蝶, 楚门的世界, 片头独白, 电影, 精神, 蜂鸟, 象征, 金鱼, 麦克孬

梦蝶–曾经安静的男人: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