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七年

慢慢的又开始了早睡早起的生活。所谓“早睡”也是23点以后,“早起”也是8点左右。经常都会在七点半时先醒一次,接着回笼半个小时。

今早,不知是被楼下哪位仁兄山寨机的铃声吵醒,还是醒来时刚好听见了那划破寂静的铃声,总之今早的第一件事就是听刀郎2004年的《2002年的第一场雪》。虽然对刀郎兄以及他的词曲都没兴趣,可当这首曾在大街小巷都不得不听的歌又借助空气的传播振动我的鼓膜时,回忆也跟着共振了一下。顺便提一句,山寨机的那种音质,似乎更能彰显刀郎的魅力。

七年来,再没有像02年那样大的雪了,在地上能堆起几厘米厚。还记得在一节英语课上,班主任在上面讲题,而我在桌上用课间捧回来的一小堆雪捏雪人。他讲他的题,不屑于管我;我捏我的雪人,也懒得理他。英语老师和英语科代表就这样各自做着自己的事,互不干扰。都说瑞雪兆丰年,时值高三上的我们,更加迷信这一说法。事后证明,果然,至少对我而言是这样。九个月里,每次月考都在进步。从全班三十多名,慢慢一直挤进全级前二十。没有拼命买卷做题,没有喝几百元的补脑冲剂(大概是脑残冲剂的前驱?),没有头悬梁到凌晨靠咖啡来撑第二天……偶尔,还会乘父母不在家时,打开电脑玩玩FIFA,极飞,或是赏金骑兵,然后在听到钥匙响时迅速的关机。。。以至于后来总结时,我实在找不到进步的原因,只好理解为心态太好,在别人退步的时候我至少还能原地踏步,所以相比之下就算是进步吧。七年之后,为某种心情划上了一个句号,将一份回忆扔进了深渊。六年MM终于没有再延续下去,不然快能赶上抗战了。

当时的天真,已难再现;过往的画面,都如云烟。年复一年,不断改变,该和谁说再见?曾经的我,从前的你,还有远去的ta们。

 

前几天电话通知两位同学时,他们那种欣喜是如此的强烈,电话另一端的我都被那种情绪感染得不由自主的从内心笑出来。年轻真好。如果某天接到电话说,明天不用再来上班了,我是否会欣喜若狂?奇怪的想法。或许国庆是该出去走走。

国庆快到了,我却越来越想写不和谐的东西。。。还是得早日把转域名的事落实了。

本文固定链接: http://offmask.com/2009/how-time-flies.html | 向死而生

该日志由 Matt Sun 于2009年09月26日发表在 心情随笔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眼七年 | 向死而生
关键字: 2002年, 七年, 中学时代, 刀郎, 时光飞逝, 时间, 生活,
【上一篇】
【下一篇】

转眼七年:目前有2 条留言

  1. 沙发
    luckydog:

    弹指一挥间,岁月不饶人啊!

    2009-09-28 10:45 [回复]
    • 客官这弹指一挥,颇有遥想公瑾当年的感觉啊

      2009-09-29 14:21 [回复]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