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的病人

You know what Napoleon gave Josephine as a wedding present? It’s a gold medallion inscribed with the words – “To Destiny.”

 “最近谁也不更新”,这是猫观察得出的结论。我没有去考证,一来对猫多少还有点信心,二来理论上,这一现象也是说得通的——阴冷秋天的到来,表明夏已去,而春尤远,于是大家开始思春了。

猫——对,又是这文静的姑娘——空间最后(或者应该叫最近?)一次更新,是篇让大家摸不着头脑的东西。我在第一时间看到后,为了抓住那稍纵即逝的沙发时机,胡乱回了句“我们都是回忆的病人”。过后再想,越发觉得这话不对。可以说我们都是身患回忆的病人,或者回忆的犯人,但“是**的病人”这样的搭配确乎是不对的。好在对虫子而言,说人话说得不地道并不是件很丢“人”的事。

如果说思念是一种病,那么回忆也是。不同处在于,思念必然会导致回忆,而回忆并不一定都有思念相伴,有可能只是一种思维惯性。不过也有可能会上瘾,如回锅肉一般,越回越有味er~抵制不了的诱惑。。。

空间的好友动态里,又有人在回忆了,有在贵阳时的二房东,有玩梦幻时认识的朋友,还有队er,以及其他我不知道是什么人的人。据说回忆源于对现实不满,现在我不相信这理论了,我不羡慕也不嫉妒那些闲得发慌、有时间去回忆的人们。有这功夫,回家劈柴多好啊,好歹劈柴也是一种运动。

恰巧刚刚有一个素未谋面的小学弟Q我,情感受挫,宁愿迷失回忆云云。我说,在面对现实时,如果你终无法选择迷失回忆,那就忘掉你的“宁愿”。命运和生活都太强悍,我们只好妥协。人生几何,去日苦多,何必把有限的时间耗费在无限的回忆里。乖乖顺着时间的河流往下流吧,何苦以逆流而上的姿态,用屁股对着将来?

拿破仑送给约瑟芬一个刻有 To Destiny 字样的 gold medallion 作为新婚礼物,可不知在离婚时有没有拿回来。若是传到现在,也算文物一件了,可惜,可惜。。。

本文固定链接: http://offmask.com/2009/sin-of-memory.html | 向死而生

该日志由 Matt Sun 于2009年09月15日发表在 心情随笔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回忆的病人 | 向死而生
关键字: josephine, napoleon, to-destiny, 命运, 回忆, 回忆是一种病, 定数, 思念是一种病, 拿破仑, 生活, 约瑟芬

回忆的病人: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