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见欢

 

相见欢
        李煜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上阙写景,下阙记事。景是寂景,事是离事。

 
“独上”一词点出了“无言”不是无言可言,而是无人可言。相比之下,柳永的“更与何人说”更为直接一些。西在五行里属金,金主萧瑟。而在四季中,秋也属金,所以有金秋一说。因而西字就带有了秋天的伤感气息,譬如李清照的“月满西楼”,“帘卷西风”,又或是马致远的“古道西风瘦马”。月同样也是古人抒情的渠道,李白“对影成三人”,柳永“晓风残月”,苏轼“月有阴晴圆缺”,更有“明月夜短松冈”。月的朔望晦弦对应了人世的变幻无常,而一弯残月更添加了几分凄凉。“寂寞梧桐”,只怕寂寞的不是梧桐。在寂寞的人的眼里,全世界的热闹都只是表象。梧桐也经常作为伤感的意象出现在一些词里,除此外余以为还有一点值得玩味的:梧桐,无同,唯己而已,也应和了前面的“独上”。寂寞不说,又还是人迹罕至的深院,更时值清秋。说到秋,又不得不顺便联想到纳兰容若的那句“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闷骚的后主在秋夜失眠,独自爬上一栋楼,或是负手而立,或是倚栏而站。一轮残月挂在夜空,月朗星稀。还好秋高气爽,借着这月光也还是看到了位于深院里的一株梧桐。很有画面感的上阙将一幅画植入人的头脑中,已经定下了全篇的感情基调,下阙的愁只是水到渠成。

 
“剪不断,理还乱”,通常都是用来形容某事错综复杂难以理清,却不知最初是用来指离愁。即使现在知道了,也明白不了为何离愁会错综复杂。

 
而我更不明白,明明是离愁,却又偏偏题为“相见欢”。

 
不经意间,已经习惯了漫步于大街小巷。希望能将这种状态持续下去,脚却严重脱离了组织的控制,不自觉的像往日一样快起来。若是拎一笔记本有助于放慢速度,我倒愿意背着它到处流浪。

 

 

相见欢,
杯莫停。
醉笑陪公三万场,
不用诉离觞。
莫相忘,
天涯人在断肠。
(↑山寨百分百↑)
 

本文固定链接: http://offmask.com/2009/sorrow-of-parting.html | 向死而生

该日志由 Matt Sun 于2009年05月12日发表在 天马行空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相见欢 | 向死而生
关键字: 剪不断, 寂寞梧桐, 月如钩, 李清照, 李煜, 李白, 柳永, 独上西楼, 理还乱, 相见欢, 离别, 离愁, 纳兰容若, 苏轼, 解读, 诗词

相见欢:目前有1 条留言

  1. 沙发
    ginrikoo:

    我今天超级闲,无聊哦~~~

    2009-05-23 09:44 [回复]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