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之徒 by纵贯线(Super Band)-李宗盛 罗大佑 周华健 张震岳

今年春晚的唯一记忆。

由台湾四大音乐牛人李宗盛,罗大佑,周华健和张震岳组成的“纵贯线”,super band,在春晚末尾各自唱了一首代表作,然后合唱了乐队的第一首单曲的高潮部分。该歌名为《亡命之徒》。

 Drums/张震岳 Acoustic Guitar/李宗盛 Electric Guitars/周华健、张震岳 Electric Piano/罗大佑 和声/纵贯线 录音/胡恩立、于泊、吴蒙惠 录音室/摆渡人 (台北) 、敬业 (北京) 、音色 (台北) 混音师/高承郁 (Ko Seun Wook) 混音助理录音师/宣永 (Sun Young) 混音录音室/Beat Studio (韩国)

歌词:

 听我说 我原来有个梦 跟你高飞远走 跟你一起走到白头

  但是我 拥有化为乌有 忘记我们承诺 忘记曾经爱你爱的那么浓

  我不能带你走 我犯了大错 必须一个人走 必须扛下所有罪过

  必须离开熟悉的街口 请你不要忘记我 这夜里有小雨飘在空中

  当我扣板机的瞬间灵魂早已卖给魔鬼

  可笑的是 我好想求主帮我赎回 赎回我那一丁点的尊严

  想起妈妈的脸 对不起这几年 是否有机会再见你一面

  妈妈我犯了错 你会原谅我吗? 我已经踏上了末路

  别人眼中的亡命之徒 哪里还有我的藏身处?

  我的兄弟 离我远去我还傻呼呼的相信道义

  所谓的人性莫非要用血和泪来换取教训 不想再混下去

  想说干完这一票就不再撩下去 想着想着我的眼泪就流不停

  出发啦 不要问那路在哪? 迎风向前 是唯一的方法

  出发啦 不想问那路在哪? 运命哎呀 什么关卡?

  当车声隆隆 梦开始阵痛 它卷起了风 重新雕塑每个面孔

  夜雾那么浓 开阔也汹涌 有一种预感 路的终点是迷宫

  喂 小子 我想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 那些发生在你身上的

  曾经以不同的面貌 也在我生命里出现过好几次

  对此 我并无更高明的解释 只是觉得今天说不定是个合适的日子

  我们就各自用舒服的姿势 用擅长的方式 给人生我们的

  不管是一种告解还是一份答辩词 人再有本事也难抵抗命运的不仁慈

  这道理再简单不过 接不接受是另外一回事 真爱并非不来

  它只是被无预警的恶意的延迟

  不要让某个女人做的蠢事变成你自己与自己的争执

  为什么 该有的都有还是觉得不够 天呀 该不会是贪心的念头

  为什么 拼了命地工作 拼了命地追梦 到头来原地没有动过

  为什么 万里晴空下的面孔 庸庸碌碌不开心地锁着眉头 要向谁哭诉

  为什么 想去看场电影 该死的台风偏偏选在每一个的周末

  为什么 这个世界上 就是有人穷得发疯 有人富有 把钞票当作了枕头

  为什么 新闻里鼻酸故事 只为了偷面包给妈妈 充饥的小偷

  为什么 一百个为什么 变成一千个 一万个 十万个 为什么

  为什么 我想破头写不出个鸟 念念念 我为了什么

  我们都不必在意未来的样子

  像是精神病患写的诗? 或是烟花绽放的节日?

  随它去吧 我们都只活一次 呼吸呼吸呼吸 呼 一切曳然而止

  真理在荒谬被证实以前 都只是暗室里的装饰

  只有当眼前亮起来了以后 才有机会彰显它的价值 不是谁能决定的

  该漫游还是冲刺 我们都在海里 我觉得我们像沙子

  你说的亡命之徒 是不是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出发啦 不要问那路在哪? 迎风向前 是唯一的方法

  (亡命之徒 可会全力以赴 是不是穷途末路 有没有藏身之处)

  出发啦 不想问那路在哪? 运命哎啊 什么关卡?

  (亡命之徒 逃亡要全力以赴 喘息在穷途末路 给我个藏身之处)

  当车声隆隆 梦开始阵痛 它卷起了风 重新雕塑每个面孔

  (亡命之徒 可会全力以赴 是不是穷途末路 有没有藏身之处)

  夜雾那么浓 开阔也汹涌 有一种预感 路的终点是迷宫

  (亡命之徒 逃亡要全力以赴 喘息在穷途末路 给我个藏身之处)

本文固定链接: http://offmask.com/2009/wang-ming-zhi-tu-super-band.html | 向死而生

该日志由 Matt Sun 于2009年01月26日发表在 资源共享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亡命之徒 by纵贯线(Super Band)-李宗盛 罗大佑 周华健 张震岳 | 向死而生
关键字: Super Band, 亡命之徒, 周华健, 张震岳, 春晚, 李宗盛, 歌词, 纵贯线, 罗大佑

亡命之徒 by纵贯线(Super Band)-李宗盛 罗大佑 周华健 张震岳: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