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烟火

昨天的街上,人不是一般的多。

“不是一般的多”显然不是一个合格的表达方式,不足以呈现我所感受到的那种“多”。到底有多“多”呢?我不妨重复一下当时的心情,或许诸位多少能体会到那种“多”了:多到恨不得一边往前扔C4,一边手持AK47横扫着开路。从大业路一直到中西顺城街,放眼望去黑压压的全塞满了人,让我想起了大学食堂拥挤的场景。若是航拍,出现在镜头里的将是几条不断蠕动的,黑茸茸的毛毛虫。记得9月底的新闻说,四川将假释1000多服刑人员回家过年。我怀疑当局又瞒报了,1000后面至少得加两个零,不然街上哪来那么多放风的。。。偶尔的人多并没有影响心情,相反,还有机会重温久违的在人群中穿梭的快感。毫不夸张的说,这是门艺术。

7点过才出了办公室,为了能有座,上了99去转335。大概到南大街桥那里,车上突然一小阵骚动,我第一反应以为是要跳车窗。等回过神来才发现,原来外面开始放礼花了。我大概已过了那个年纪,或者心态太老,对之已没兴趣,于是又继续走我的神。

下车后看见路两边的人行道上挤满了人,都微仰着头,微笑的,痴醉的,皱眉的,忘我的,形形色色。竟然还有端着相机拍照的!这事让我想起我身上正背着个相机,于是手就痒了。这一拍,却又拍出些感慨来。虽然我在很认真很忘我的在拍照,不去想礼花为什么而放,只关注我的镜头和夜幕上光的痕迹,可还是不自觉的捕捉到了周围的场景。

2点钟方向,三代同堂。大概2、3年级的小盆友站在一望无牙的老大爷前面,当放在他肩上的老人的手轻拍时,他都回头,报以一笑,而后继续看礼花;分站两侧的那对夫妇,更多的是看这一老一小,当目光交汇时,相视一笑。谁说只有二十多的女人才美丽?至少当时我认为,那位奔四的母亲与家人在一起时幸福的微笑就很美。

5点钟方向,三口之家。几个月大的小孩子在妈妈怀里,对着天空挥舞着小手,咿咿呀呀的努力表达着ta对此事的看法,唾沫没有横飞,只是多少有点口水顺着嘴角往下流。令人难忘的是那双通透的眼睛,当被烟火照亮时,那份纯真令人向往。大概每一个新生命都是纯洁的,然后慢慢被尘世污染,腐蚀。大概就是老子所谓的“和其光,同其尘”。继而我又醒悟过来,这与我一贯秉持的人性本恶观相悖。或者人出生时其实是被伪装过的,在通往亡故的路上才不断去掉那层层的伪装。

11点钟方向,二人世界。两人紧相偎,他不时的转头亲一下她的额头。她转头一笑,而后靠得更紧。如此反复,以至于曾有个念头闪过大脑:上去拍一下那哥们,说:“注意点,小心勒出人命来。”

礼花加周围的这种氛围,确实很有过节,甚至过年的感觉。过年不也就是家+礼花么。。。大概是想法问题,总觉得其实这些节日(除了过年)与我不是太相关。以前习惯自由自我,而自由自我是要代价的,就像其它所有事一样,不管做什么都会有相应的代价。

烟火是在失望声中谢幕的,因为烟太大,散不开,导致后面是在雾里看花。没有三脚架,手持,所以图片上光的印迹歪歪扭扭的。

本文固定链接: http://offmask.com/2009/watch-fireworks-alone.html | 向死而生

该日志由 Matt Sun 于2009年10月02日发表在 天马行空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一个人的烟火 | 向死而生
关键字: 一个人, , 烟火, 烟花, 礼花

一个人的烟火:目前有2 条留言

  1. 沙发
    万戈:

    不能亲临现场是种遗憾

    2009-10-02 18:43 [回复]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