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不成洗具的杯具2009

09年终

刚刚和老爸通了几分钟话,他说正在看晚会,很好看。老妈又打麻将去了,也不知道牌怎么样。我挂着eMule下艾未未的《花脸巴儿》,继《老妈蹄花》后的又一大片。

关掉刚新建的文档,拿出纸和笔芯,准备真正写一下。

外面或许很热闹,不过我更愿意一个人呆着,呆在这间只有三种声音的小屋内——CPU风扇声,硬盘声,以及笔尖和纸的亲吻声。数第三种最悦耳。不似风扇那样规律,也没有硬盘那样刺耳,像一个小孩子般调皮、灵动。用横不平竖不直的笔画,搭建起一个个丑陋的字(老爸刚刚还叮嘱我应该抽时间练字  – -#)。丑就丑吧,还好至少结实,不像那些校舍一样垮得干干净净,也不会楼躺躺,所以也就没有出现裂缝后是否要用胶水粘的问题,因为里面不是用垃圾填充的。

写着写着,忍不住又动了下旁边的电脑,打开google的倒计时彩蛋一看,只有7600秒就是2010了,真是一年又一年。。。

09不愧为本命年,不论生活和工作都大变。告别一些事,迎来一些人;离开呆了6年的地方,奔赴千里之外;从独自为战,到开始招兵买马。变化不仅大,而且是很突然,毫无预感。年初狠心像拔萝卜一样,扯着头发把自己从回忆的坑里扯了出来,以为等待我的会是新生。不料又一次低谷,也对,谁也没有义务等谁。失落彷徨时,写了那篇《不经意间》并决定辞职。然而正是这一决定,又引起了无数的变动。人生的岔路太多,我无法想象如果我没有选择辞职,或者时间不是在六月的话现在会怎样。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是一个引力场,只要其中某个点发生了变化,势必会产生一系列的影响。就像太阳系,不论是火星再近一点或是木星再大一些,恐怖早已不是现在这种平衡的状态。回头一望,这一年像是在迷宫里乱闯。搞笑的是,一切皆因辞职而起,后来感谢公司给的机会又没有辞成。。。

看了眼twitter,正好冯正虎先生有新推“22:00入境大厅关门,工作人员都互相告别:明年见。今天是过年,大家都回家团聚了。空荡荡的入境大厅只剩下我一人,我将为所有的中国人祝福:新年平安、自由快乐”,回了他一句,祝他健康,家人平安。还有刘霞–刘晓波之妻也有新推,也祝她健康平安。

以上二位并非与09回忆无关,相反,他们属于09人物之一。一个是中国公民,却屡次被拒绝回国,在日本机场候机厅生活了58天。一个的丈夫因言获罪,被重判11年!他们仅是09记忆的一小部分,还有赵连海,郭宝峰,游精佑,邓玉娇,孙中界,张海超,压力差,七十码,躲猫猫,临时性强奸,鞋带自杀,拆迁自焚,洋秋菊等等,以及众多政府人员的雷人语录。09年,这个房价不断飙升的“被”时代,不折不扣的是一个大杯具。而且杯具仍在上演,在伊朗事情的前车之鉴下,2010年的网络环境只怕是会每况愈下。虽说翻墙手法很多,但最好的大概还是人肉翻墙吧……

09年初,很矫情的拟了个“吻别08,拥抱09”的标题,今年再无此雅兴。

踹飞09,再战10!

本文固定链接: http://offmask.com/2010/2009-ending.html | 向死而生

该日志由 Matt Sun 于2010年01月01日发表在 心情随笔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洗不成洗具的杯具2009 | 向死而生
关键字: 09记忆, 年终总结

洗不成洗具的杯具2009:目前有6 条留言

  1. 地板
    王小斯:

    Happy New Year

    2010-01-02 00:10 [回复]
  2. 板凳
    readwiki:

    小日子过的不错 :-]

    2010-01-03 20:20 [回复]
  3. 沙发
    梵高先生:

    有点女性化的桌面,嘻嘻~

    2010-01-09 12:58 [回复]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