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2010弥留之际

 

下班打卡后30分钟,我按计划出现在财富中心的星巴克。这一年发的牢骚太少,我只不过是想抓住2010的尾巴好好来一把。想找一个安静,温暖,有东西吃,而且可以上网的地方,想来想去就只有这了。这是在2010年上班的最后半小时里临时做的决定,这次的执行力可以给满分,呵呵。果断决定,快速响应。

很多道理真的都是相通的。俗话说债多不愁,就像工作太多时反而压力不足一样,牢骚太多也会失去牢骚的动力。今年仅我记得的,就至少有4次是存了草稿然后一直让他们沉睡。

今天本该很充实,有很多东西该想该做。可我却无比的烦躁,或者还有一点惶恐,而且我无法像以往那样将这些负面情绪控制在临界值之下。于是自然而然的,失控了一整天。

 

昨晚看乐清的视频资料时,后背发凉。这得是何等万恶之人才能想的出来的暴行。最初时尽力让自己避开相关信息,以免影响到准备工作计划的进度。是以我觉得自己更加的像个“正常人”了,“不然又能怎样呢”,我们总以这样的反问来为自己开脱。中午和几个同事一起吃饭,无意间又扯到了体制的问题。有人说国民的素质太低,不适合西方的模式。呵呵,又是这调调。这逻辑就是,因为我们不够好,所以我们只配P民般的被专制着,就是所谓的破罐子破摔。可是他们不去想,素质是可以被培养的,但绝不是在专制的环境中去培养公民素质。当然,我没有接话,我一开口他们必然不会反驳。不能讨论的对话是无法真正有效传递信息的。

 

你们可以嘲笑台湾韩国议员吵架打架,你们可以自豪我们的政府决议是多么高效。我希望你们不会羡慕别人可以对自己的政府说不,不羡慕别人不用翻墙就可以上twitter youtube。希望你们在Google学习,温暖,胡萝卜被网页无法打开时,能够因搜索了敏感词而自我忏悔。

 

改变必然是痛苦的,而且这些痛苦必然需要人来承受。于是问题来了,谁来承受?谁都不愿意,或者至少是绝大多数人都不愿意。这让我想起了最近看过的,算是这两年看的国产片里最好的之一,《让子弹飞》。它将这种心理表现得淋漓尽致,鹅城的人虽然心有不满,但却不敢反抗,即便给了枪也不敢。他们其实谁也不支持,只支持胜利者。若是地头蛇赢了,他们继续忍受,反正也习惯了忍受。若是强龙赢了,他们也就心满意足的上前泄愤。

 

如果把批判性思维/独立思考作为判断是否活人的标准,那我们的生活将是一部恐怖片,每天与无数丧尸擦肩而过。如果你奇怪为什么要以这样的标准来界定是否活人,恭喜你,你还死得不彻底。

 

以我内心强大的程度,今天的失控当然不是乐清事件的影响。估计是很多东西挤压了太久,一直忘了释放,终于发酵出醉人的芬芳来了。下午我就在想,既然2010快死了,就让这些负面的东西随着2010一起去吧。于是做了跑到SB来发泄的决定,遗憾的是不知怎样才能把这些东西都清除干净。而且我能做的,好像只有打字。我也常常告诉别人,想不清楚就写下来,一样一样的从头理顺。尤其是写blog,有助于逼着自己去思考、总结。

 

某人也说,我已经长久不更新了,完全配不上唐僧的nickname。我通常都以没时间为挡箭牌,好像确实也是。今年的英国达人我应该是没有看过完整的一集,那可有我大爱的Amanda啊。。。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我的时间都TMD去哪了呢?如果只是瞎忙,是不是应该停下来看看想想。努力虽然重要,但方向可能更重要。同样是B,一路南下就成了SB,一路向北就能NB。大概没有人是想当SB的,所以需要好好看清方向。

 

上面说,除了烦躁还有些惶恐。我不知道这种惶恐从何而来,甚至不确定这种感觉是不是惶恐。大概和刚刚说的需要进一步看清方向有关,和堆着的事有关,和前面等着的挑战有关。但应该又不止这些,仅仅这些是不足以让我有如此感觉的。或许还有对自己的厌恶,一直没有改善的拖延症和渐渐消逝的对工作的激情。

 

我很想,让这些我不喜欢的自己随2010一起死去。可这毕竟不像切萝卜,一刀下去就瞬间搞定。会有个过程,而这过程可能不会轻松。

 

马上就新年了,手机里已经存好要给朋友发的短信。我历来都喜欢自己用心去写节日的问候短信,大概是完美主义的驱使。既然问候,就得用心。如果只是把那些短信转发来转发去,又何必。不过今年也懒了不少,以前基本都是不同的人不同的短信,今年所有的人都是同一条。

 

突然觉得,今天的举动倒真有点像要辞世似的。一反常态居然跑到星巴克来坐,然后逻辑不清的发了一堆牢骚,而且居然提前把要发的短信都准备好了。哈哈~细细想来,我对死亡的态度在一定程度上还是很受一个人的影响。初高中时就能很淡定的谈论死亡,这为很多人所不解。这种对死亡的淡定也是让我心理年龄比实际要大得多的一个因素。

而那个人今天死了。史铁生走了,留下了他的坚强。印象最深的是《我与地坛》里那段关于“就命运而已,休论公道”的论述,至今我仍能背得出来。史先生走好。

一方面是对死亡的淡定,一方面又是对生命的敬畏,很矛盾。虽然很淡定,但是又很爱生。blog的favico也是一个“生”字,呵呵。

 

一次吃饭时某人问,来年的个人打算是什么。我一惊,我好像没打算。最大的终极打算无非就是用脚投票。正好两岁半,是该做一个六五计划了。

 

坐了两个小时,该闪人了。关机,发短信,然后骑着小二轮回窝。

 

有些事说着说着就忘了

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

有些梦想忙着忙着就没了

在你或许还记得我之际

赶紧发条短信问候你

祝来年健康 平安

希望尚未妥协的人一起继续朝理想走去

 

本文固定链接: http://offmask.com/2010/at-the-end-of-2010.html | 向死而生

该日志由 Matt Sun 于2010年12月31日发表在 α生活印迹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于2010弥留之际 | 向死而生
关键字: 2010, 牢骚, 生活

于2010弥留之际:目前有3 条留言

  1. 板凳
    xqsogood:

    哈哈,果真是牢骚篇!博客色调很灰暗……

    2011-03-07 14:37 [回复]
  2. 沙发
    xqsogood:

    喜欢这种真实!Love your attitude towards your life:being towards death! Wish you happy everyday!

    2011-04-11 10:32 [回复]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